黑角

【刀剑乱舞乙女向/黑白公寓】膝丸篇番外·夏日白沙滩(上)

*膝丸x女审神者,审神者名字出现注意
*目前友人以上恋人未满,反正进度慢
*轻度ooc,全程流水账
*现代paro,背景为架空的北欧城市威林贝尔,以挪威奥斯陆为原型但是并非完全照搬请不要深究
*参与企划  @刀剑乱舞黑白公寓企划号,本次为企划中的泳装活动

“我很享受夏日的蜗居生活,但是总宅在家也不好。”远藤绯樱不顾平日形象地侧躺在沙发上,散开的咖啡色长发垂在地上,手伸向小桌用中指大力摁了一下电视遥控器上红色的、圆圆的开关。刚才放映着海滩节目的电视瞬间回归黑色。

“这个我有同感。”源膝丸穿着一件印着“源氏”的T恤和一条黑色短裤,右手拿着一盒草莓牛奶,左手撑着下巴,眼睛还没从被关的电视上移过来。“还有看太久电视对眼睛也不好。”

步入七月,炎热的夏季和漫长的暑假让原为工作狂的两人成日窝在家中,靠空调、零食与电视度日。

“我本来打算这个月不摸一下书的,结果昨天我把那本两个星期前买的书看完了。”远藤绯樱把侧着的身子转正回来,细白的手挡在眼前,“我受不了了,我要出去,我果然不适合过闲人的生活。”

“我之前太忙了,本来想这个暑假好好休息的,结果闲下来了反而不习惯了。”源膝丸把牛奶放在桌上,往后靠着沙发。

像是想到了什么,远藤绯樱猛地坐起来,理了一下凌乱的长发。

“想吃Alice café的巧克力慕斯蛋糕……”表面上是随口一说,她的行动却与平缓的语气相反。作为一个坚定不移的行动派,用手背轻轻揉搓了一下半眯着的眼睛,远藤绯樱站起身来拍拍略起皱的衣服,面向膝丸:“你想吃点什么?”

“就那个芒果味的冻乳酪蛋糕吧,配上家里的红茶吃。”

“没问题,那我出去一趟。”拿起衣架上的白色防晒衣,远藤绯樱转着钥匙,潇洒地留给膝丸一个背影。

她过去熟悉的夏天是蝉鸣,竹林与大宅的池塘,妹妹喜欢在走廊上跑,经常被父亲呵斥。妹妹怕热,记得有一次家里的空调坏了,她就打开冰箱坐在前面享受冷气。她现在有算是熟悉了北欧的夏天,今年貌似比往常热,不过还在她能够承受的范围内。她的左手放在楼梯扶手上走下楼梯,最近长时间的睡眠让她精神迷迷糊糊的,刚从空调房里出来,扑面而来的热气也让她很不习惯。

远藤绯樱走到公告栏前,习惯性地撇了一眼,一张海报吸引了她,黯淡的目光顿时也变得明亮起来。她用手指在海报上划了几下,嘴角露出了笑容。

离远藤绯樱出门过去了四十分钟,膝丸将泡好的热腾腾的红茶倒入她的杯中,拿过一旁的杂志开始阅读。上面大多是介绍海边的景点,往后翻还有介绍男女泳装的专栏。膝丸盯着这个专栏仔细看了一下,几乎每年夏天他都会去海边游玩,而放弃源氏集团的工作来到北欧以后,繁忙的工作让他没有时间和精力放松。

难得一个假期,要不要约上兄长和绯樱一起去海边玩呢?

开门的声音很应景地响了起来,远藤绯樱提着蛋糕走进屋。膝丸刚想开口问她要不要去海边,然而却听见她这么说:“社区里组织了活动,好像是海边的一日游,你去吗?”她走到沙发边,将蛋糕放下,看着膝丸手里的杂志:“什么啊你已经知道了啊,就在挑泳装了,怎么就没想到告诉我?”

听着她语气平静地抱怨,感觉像是在向自己撒娇。当脑子里浮现出这个想法时,膝丸放下书摇了摇头,他觉得远藤绯樱不像是会撒娇的人。

“我只是碰巧看到了而已。不过说起来我确实需要一套新的泳装,原先那条泳裤被洗破了一个洞,之后就没买过了。”膝丸说着,开始拆起来蛋糕的包装盒,将巧克力蛋糕推到远藤绯樱面前,留了冻乳酪蛋糕给自己。

“我也是,我的泳装还是高二的时候买的,太旧了。”远藤绯樱伸手去拿自己那杯红茶。“要不我们今天晚饭后一起去买?”

“我没问题,但是你不是不喜欢晚上出门吗?”

“没事,反正又不是经常的事。”远藤绯樱摆摆手,接着开始解决面前的巧克力慕斯蛋糕。“你觉得晚上出去吃怎么样?”

“那你就少吃点蛋糕,要不然吃不下晚饭。”

“可以啊,留一点下来当夜宵,反正今晚我想熬夜看书。”

夜晚的商业街很繁华,很多店铺此时还开着。明月与闪亮的星星照亮了夜空,灯光点亮了夜晚的街道,来往的的人们有说有笑地走在这条光之道上。人群当中有相互依偎的情侣,有好奇地牵母亲的手打量着商店的年幼女孩。当然,熟悉街道的远藤绯樱走在前,膝丸跟在她身后,两个关系没有好到能牵手的男女正在这人来人往的商业街当中直奔服装店。

“到了,是这里。”远藤绯樱吸了一口气,她果然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又挤又热。她站在店门旁,防止自己在被卷入其中,等到了膝丸从人群里挣出来后一起进了店。

先到了男士泳衣专区,远藤绯樱的目光扫视了一下周边,而膝丸正在仔细地挑选适合自己的泳裤。

“绯樱,其实你可以先去挑你的泳衣。”膝丸回过头看着远藤绯樱绕着服装架好奇地转,有些无奈地劝她。

“我就是想看看什么你会挑什么样的泳裤,跟你在家穿的平角裤差不多的还是三角的?”远藤绯樱走回膝丸面前,藤紫色的眼睛里充满了好奇,当然不是纯真的那种。

“小哥,你是要和你夫人一起去海边吗?年轻真好啊!”一位同样在挑选泳衣的中年大叔笑着对膝丸打趣道。

“不您误会了!这不是我的夫人!这是我的同居人!”膝丸听到这话,涨红了脸,慌忙摆了几下手掩饰自己的尴尬。

“说同居人也很容易被误会吧。”远藤绯樱用手肘捅了一下膝丸的右手臂,不紧不慢的说:“目前还是普通朋友的关系。”

“那意思就是说有待更进一步?”

“可能吧。”

“那姑娘你要加油了,毕竟这个小哥好像还挺迟钝的呢。”大叔说完就走到另一边去了,留下脸仍然有些彤红的膝丸和面无表情的远藤绯樱。

“你这样说不是也很容易误会吗!”膝丸回过神来,转头向远藤绯樱抱怨。

“这些人啊,跟他们说再多他们都觉得同居人之间一定有点关系。”更何况同居人之间相处久了发生恋爱关系的也不是没有。

“好了,那我不在你旁边碍事了,省得别人误会你。”远藤绯樱拍拍膝丸的后背,“挑好之后在门口等我,我可能要花点时间。”

“我不是那个意思!”膝丸对于她的错误观点争论了一下,接着又提醒她:“还有挺晚的了,你尽量快点吧。”

“我尽快,毕竟我想给你一个大惊喜。”

膝丸手中拿着一条黑色带着绿色线条的四角泳裤,站在原地没有动,再次看着远藤绯樱的身影远去。

虽然被人说了跟绯樱在一起像夫妻,这让他有些尴尬,但是仔细一想……如果有个像她一样的妻子,好像也不坏。

个人的食用说明

老福特的个人简介改不了了所以在这里说一下,关注我的朋友们注意避雷。

→文手,不擅长画画但是喜欢。

→主混刀圈,乙腐通吃,只产乙女向。但可能会推腐向,不能接受请屏蔽。
自家刀乙女一刀一婶设,共11婶(10位未放出设定,以后可能还会增加),其中嫁刀是陆奥守吉行。
腐向推三日鹤,大莺和髭膝(不拆不逆)。

→会刷aph,娘塔+女子组厨,北区欠厨,各种向都刷。杂食向,主食丹挪、露中(不拆不逆),天雷鲸组(除亲情向外,bl、bg、gl全不能接受)。

→偶尔刷fgo,旧狗厨、芬恩厨和黄金三靶厨(哈哈哈大队厨?),cp迦周、闪恩、拉二妮菲和伯爵天草不拆不逆。

→梦百、es和阴阳师出坑,有生之年会产粮?

→诸君,我喜欢GB!

嗯,就这样。

【刀剑乱舞乙女向/黑白公寓】膝丸篇·其二         Enchantée!

*膝丸x女审神者,审神者的名字出现注意
*发展很慢,女主强势、女追男注意避雷
*轻度ooc,全程流水账
*现代paro,背景为架空的北欧城市威林贝尔,以挪威奥斯陆为原型但是并非完全照搬请不要深究
*参与企划  @刀剑乱舞黑白公寓企划号
*本章膝丸戏份不多,会出现女主的男性朋友,对是男性朋友,以及安定婶 @加菲.N.☆. 信浓婶 @千酒 的联动

大概过了一个星期左右吧。

远藤绯樱坐在长椅上,身旁放了一盒牛奶、一根未拆包的法式长面包和一个大的包装箱,腿上放着几本厚厚的书,大概是因为等待的时间太过漫长她开始用手指卷自己的头发。她今天早上刚洗过头,头发有些湿,还带着洗发水的香气。

今天还是没能找到好的交流机会,这都一个星期了。

远藤绯樱与源膝丸的同居生活已满一个星期了,但是他们没什么交流的机会。是的,两个人都在自己房里各干各的,从不干涉对方,因为黑白公寓里没有厨房所以他们经常分开出去吃晚饭。远藤绯樱向来早睡早起,她早上不会待在公寓里,就算是周末也会一大早跑去图书馆。她离开的时候源膝丸还没醒,而等他下班回来的时候远藤绯樱已经准备睡觉了。

两人时刻表的安排完美地错开了。

远藤绯樱有时候想或许自己应该多跟自己的同居人相处一些,但她一旦安排好了自己的计划表就不会随便改动。她知道这个习惯有些不好,可怎么也改不过来。今天也跟往常一样早早地离开了公寓,而一想到自己把源膝丸一个人留下来她感到有些过意不去。

“芙洛拉——抱歉啊我来晚了不过你肯定不介意的吧对吧!哈哈哈——”肩膀突然被拍住,思绪也中断了。远藤绯樱不用回头都知道,是个人只要不是个聋子,都能用耳朵记住威廉·拉尔森这个名字。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英语带着卷舌音,他的声音也大到让人耳膜阵痛。正在思考问题时被打断让远藤绯樱感到相当不爽,可她算是脾气比较好的人了,打算就嘲讽这个蠢货一两句。

“你要是把声音放低点,我说不定还会原谅你。你是维京海盗还是狂战士?说话靠吼?”远藤绯樱拍掉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转过头看着威廉。别说,这个人金发碧眼的长相甚是迷人,尤其是眼角下那颗痣。只要不开口说话,肯定会有不少女学生排着队给他送情书,事实上他也确实靠着这副外表俘获了不少女生的心。

其中并没有远藤绯樱。
远藤绯樱同他四年同学,相当了解他的真面目。他们也在双方都没有男女朋友的情况下维持了纯洁的友谊近四年,这至今仍是历史系学院的一大奇迹。如今,威廉出柜,她找了个异性同居人,对他俩来说都是挺不可思议的事。

“对了,我们家夫人听说你找到了男朋友,特地从日本寄了个礼物给你。”远藤绯樱移开放在自己腿上的书,将包装盒递给威廉,“你可以现在就打开来看看。”

可怜的、老实的威廉照做了。里面放着一只粉色的布偶熊,脖子上还系着一根彩虹丝带。看上去相当精致,然而有些地方有被针扎过的痕迹,用红纽扣作为眼睛的造型也酷似恐怖电影里的玩具熊,看得人头皮发麻。

威廉看到礼物,吸了一口冷气:“薇若妮卡夫人是不是对我有意见?”之前他和绯樱的母亲也就是薇若妮卡·远藤夫人相处得很融洽,她和远藤先生及远藤的小小姐来威林贝尔的时候自己还帮在赶论文的芙洛拉去机场接他们。薇若妮卡夫人当时就当着远藤先生的面夸赞他是个好小伙,而且日后也经常向芙洛拉问自己的情况。然而自己出柜后,对方明显对自己的态度冷淡了不少,甚至对自己的语气有些不屑。这让他很是困扰。

“我唯一可以确认的就是她不反感同性恋。”远藤绯樱难得微笑一下——虽然只是嘴角向上扬起了一个不大的弧度,但是很好看。远藤绯樱最迷人的地方不是笑容,而是那双藤紫色的眼睛,她微笑的时候会将双眼微微眯起,将那笑容衬得意味深远。
“好了,我还没吃早饭呢,这个话题先停一下。”说着,她小心翼翼地将法式长面包的包装袋拆开,送入口中。

威廉伸长手,去拿绯樱身边那几本厚厚的书,看了几眼封面无奈地逐一报出书名。
“《卡勒瓦拉》*,《贝奥武夫》*……你总爱看些史诗故事。我知道史诗和著作都很吸引人不过你偶尔也该读些别的书吧?比如爱情小说,或者杂志,又或者到附近书店里去买一本《从古至今·北欧人犯的笑话锦集》*。好好放松一下自己吧好姑娘,你看书的时候连我都觉得头大。”

俗称“巨舌根的威廉”*果然是个让人头大的存在,突然冒出的问题让远藤绯樱迟疑了一两秒,将咀嚼了一半的面包咽下喉咙管。她觉得喜好史诗类的文学没有问题,关键是后面那个问题让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好在她善于应付突发事件,不紧不慢地说:“……那都是英雄的故事,谁不喜欢英雄呢?”

“可惜你总是遇不见你的英雄,你也该看些恋爱故事了。作为一个单身的妙龄女子,你不觉得你一点少女心都没有吗?”

“你又想说什么?宜家的肉丸子还是考试?”远藤绯樱看着突然激动起来的威廉不禁心里冒汗。他每次这么激动准没好事,上次他这样的时候自己差点挂了一科。
“你还记得那件事啊,真希望你忘了。”
“抱歉,这才上个星期发生的你当我鱼的记忆吗。”
“但是肉丸真的很好吃啊——等等,我被你带跑偏了!我是在担心你啊芙洛拉你看你来北欧四年了一个男朋友也没交身材健壮的谈吐文雅的你好像都不感兴趣啊别告诉我你喜欢女孩子!”

“哦?”远藤绯樱将面包包装袋揉成一个小球,精准地扔进了一旁的垃圾箱。“在你宣布出柜之前我也看不出你是个基佬,你个小可怜长着一副直男的德性给我搞诈骗。不过我确实是直的,只不过我对男生更严格一些女生的话我会帮她们。”

“嗯,我记得你之前好像认识了一个学妹,她放学总是来找你。”威廉突然想起之前友人跟自己提到过她跟那个金发小学妹的事。当时她还乘机骂了自己一句:“都是那个该死的排名把我远藤绯樱的名字跟你一起刻在耻辱柱上。”

“南木?哦,确实。我们住同一间公寓的,所以一起顺路回去。好了,进去吧。”远藤绯樱站起身,长时间坐着让她感到腿部有些发麻,于是她走路的时候尽量将腿拉直以此缓解自己的疼痛。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回过头。

“关于你那个蠢问题,听着威廉姆,每个英雄都有着高上的品质和独特的人格魅力,我相信有人会这般吸引我。再说,如果这样的迟迟不出现,我自己当又何妨?”

威廉看着友人的背影。像往常一样,仍旧穿着一身黑衣,面无表情,却给人的感觉开明了很多。是因为她努力想搞好与新室友的关系这一行为激起了好强的她的信心吗?那看来那位室友还真是个品格优良的人呢。说不定,就是她要找的英雄呢。
“先学会很自己室友打好关系吧,说不定能当上瓦尔基里*。”

别看表面上远藤绯樱很冷静,那个问题让她足足纠结了一个上午,她很庆幸当时威廉问问题的时候她没在喝牛奶,不过在图书馆待了一个上午她的头脑也差不多冷静下来了。她回到公寓拿钥匙开房门的时候,门从里侧打开了,稍微有些被吓到的远藤绯樱没有顾门上的钥匙缩回手退后了几步。

“呃,抱歉我是吓到你了吗?”源膝丸从门里探出头。薄绿的头发有些凌乱,金色的眼睛有些睁不开似的,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衬衫和一条……嗯,短裤。看来是刚睡醒啊。远藤绯樱淡定地想。

“没什么……话说源先生,你今天不用去上班吗?”

“我今天休假啊……”膝丸此时顺着远藤绯樱的目光注意到了自己这不修边幅的样子,连忙挥了几下手。“啊抱歉我刚睡醒别误会了!”

“没事。”远藤绯樱说着进了屋子。她想的或许这是个交流的好机会,然而下午她又要跟学妹出去玩。
看来只有晚上能试试了。
“对了源先生,你今天晚上有空吗?一起吃个晚饭吧,在前街的中华料理店。”

“没问题啊,如果远藤小姐不介意的话。”膝丸找来衣服给自己穿上,同时回应绯樱的话。他仔细回想起来自己都没怎么和她聊过,于是又补了一句:“远藤小姐愿意和我多交流,我很高兴。”

明明是自己的同居人,况且她还比自己小,然而每每和她说话的时候膝丸都有种莫名的紧张,所以这个星期以来两个人除了一些简单的对话,其余的交流用语就是语气词。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而紧张,明明什么亏心事都没做却不敢直视她那漂亮的眼睛。

“我也希望能和源先生多交流,不过今天下午我还是没时间真的很抱歉,我要跟同系的学妹出门,对了她也是这里的住户。”远藤绯樱拆开一包茶叶,放了一些进茶壶,又拿来了一旁的热水倒进去,顿时茶叶的香气弥漫开来。她倒了一杯茶给膝丸,然后又将蓝罐曲奇推到他的面前。“希望茶配饼干的味道不会太奇怪。”

午后1点50分,南木来404敲门了。这次还是膝丸去开的门。

南木有着一头灿烂的金发和碧蓝如海的眼睛,身材也有些娇小,远藤绯樱对这个学妹很是爱护。虽然刚开始的时候两人没什么共同话题,但现在已经能很自然的交流了。

“那位就是学姐的同居人吗?”出门后,南木亲密地拉着绯樱的手问她。她觉得那位先生比起之前她见过的威廉学长要靠谱不少,然而学姐和他之前的关系并没有她和学长那般要好。

“是啊,不过最近没怎么跟他交流,关系有待善。”绯樱略有些无奈地说。她一开始和人交往的时候都是这样的,除非对方主动来找自己否则她不会为了一个人随便打破日常计划的。

“看来学姐很开心呢。”

“有吗?”她自己意识不到自己表情有什么变动,她是笑了吗。

“学姐你的眼神出卖了你。”南木看着远藤绯樱的眼睛,里面透露出一丝愉悦的气息。大概会说话的眼睛就是像她藤紫色的眼睛这般吧。

突然,远藤绯樱听到身后传开一阵脚步声,往她们这边跑来。她还没回头就见一个亚麻色长发的女孩激动地抓住南木的手,南木很明显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怔住了,站在那里不动。

或许今天该拿卢恩*占卜一下再出门的,这都第三起突发事件了。

“可能有些突然,请允许我自我介绍。我叫千原悠,和你们一样在黑白公寓租了房间。我在威林贝尔开了一家下午茶店,正在因为菜单的事烦恼,于是买了些材料回来试做,想找人试吃,请问两位小姐愿意帮我吗?”说着名叫千原悠的女孩又抓住远藤绯樱的手,眨了眨橙色的眼睛,显得她俏皮可爱。向来对女孩子的要求非常顺应的远藤绯樱当然是答应了,南木也立刻反应过来非常高兴地回应了她。

于是放下了逛一个下午商业街的计划,她们跟着名叫信浓藤四郎的少年来到黑栋205号房,而她本人在楼下准备蛋糕。远藤绯樱坐在沙发上,向递茶的信浓藤四郎道谢一声。她确实相当期待试吃的,毕竟在爱丽丝那里打工的她也经常帮她试新品,她非常满意试吃的第一人这个位置。

看见信浓拿来的蛋糕,竟然是爱丽丝的新品。远藤绯樱想世界就是有那么小说不定过个几天还能和膝丸的神秘哥哥碰上。

大约一小时后,千原悠拿着蛋糕上来了。

她一共做了三种蛋糕,其中有一种盆栽型的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或许下次能叫爱丽丝也做个特殊形状的蛋糕?感觉不错啊,很吸引人。

远藤绯樱吃完后就自己的观点给出了意见。总体来说这顿下午茶还是很让她满意的,这孩子的店铺说不定在多练几年能成为Alice café的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在品尝完蛋糕后,他们四人坐在一起一边聊着天一边品尝着果冻,不知不觉又过了一个小时,她此时才与南木和千原悠告辞。

远藤绯樱往楼上走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今天下午的计划被打破了。不过意外的不是失落感,反而是前所未有的新鲜感让她想:这样过也不坏吧。自从和源膝丸合租,来到黑白公寓,发生了很多新奇的事,源膝丸也是个有趣的人。或许自己的直感是对的,和他在一起的生活绝对不会无聊。

虽然四点还不到晚饭的时间,但是源膝丸已经穿好了外出用的外套,在客厅里等她。

“我还不怎么熟悉商业街,所以想在吃完饭前让你带我去逛一下,不介意吗?”膝丸揉了揉头发,略带歉意地露出了笑容。

“不,完全不介意。我会带你去好好观光商业街的每一个角落的。”远藤绯樱突然露出了笑容,第一次看见她这样的膝丸有些惊讶,她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虽然这么说有些晚了,但是……Enchantée,Monsieur.* ”

*《卡勒瓦拉》:Kalevala 芬兰民族史诗。一译《英雄国》。以争夺“三宝”的故事为核心,描写了卡勒瓦拉的英雄们和北方黑暗国波赫尤拉之间的斗争。
*《贝奥武夫》:讲述了斯堪的纳维亚的英雄贝奥武夫的英勇事迹。是迄今为止发现的英国盎格鲁—撒克逊时期最古老、最长的一部较完整的文学作品,也是欧洲最早的方言史诗,完成于公元八世纪左右,它与法国的《罗兰之歌》、德国的《尼伯龙根之歌》并称为欧洲文学的三大英雄史诗。
*《从古至今·北欧人犯的笑话锦集》:这书名是我自己编的,内容应该是讲斯堪的纳维亚人日常交流中的冷笑话。
*“巨舌根的威廉”:古代维京人习惯在自己名字前加一个特征当代号,这个外号的含义大概就是威廉话多很烦人吧(笑)。
*瓦尔基里:女武神,在古诺斯语是“瓦尔基丽娅”Valkyrja,是北欧神话里登场的狄丝(Dísir)女神(半神)。她们在战场上赐与战死者美妙的一吻,并引领他们带往英灵殿(Valhalla)。这里指威廉对远藤绯樱将自己未来伴侣称作英雄这一行为的认同。
*卢恩:以古早传下来的,将刻上了卢恩字母的石头、树、金属、玻璃等物件,全部掷出之后挑出一个并且念咒的方式。不过,现今一般的作法,改以将全部的卢恩字母放在袋中,一边默想问题,一边抓出一个卢恩字母来作为回答。另外,近来也常出现抽取印制在纸上的字母卡这种方式。
*Enchantée,Monsieur:法语“我很高兴见到你,先生”。因为是百度翻译的不确定正不正确。

【刀剑乱舞乙女向企划/黑白公寓】来自一名自称不善言辞的姑娘的邀请

致未来的白栋房客:

        您好,我是远藤绯樱,作为黑白公寓黑栋的房客之一,我很期待白栋各位的到来。
        
        我虽甚是不善言辞,但房东与黑栋的各位平日里对我的关照我全记在了心中。在四月伊始,我希望自己能与未来的白栋房客们友好相处,若是我能帮上忙的事,我会尽力效劳,就像房东小姐与黑栋的各位照顾我那样。
        
        黑白公寓的外观正如其名,一栋为黑栋,即我现在居住的那栋;另一栋为本次即将开放的白栋。两栋房屋皆由威林贝尔北端山丘半山腰的老建筑改造的,不过无须担心,房屋保存的非常好,略微带着些二十世纪末的复古气息,倘若您是,像我这样的喜好带有历史气息的复古风格之人,请务必关注一下。不过,您若是喜好现代风格,那么黑白公寓也是不错的选择,因为我们的现代设备非常完善。再者,我们公寓的前街有着不计其数的店铺,您若有兴致和闲暇时间,我可以带您去领略前街热闹非凡的风景,如果愿意的话可以来我打工的甜品店Alice café坐下,喝一杯香甜的花茶,品尝一下我们店主特制的手工黄油曲奇,如果她不忙的话店内可能还会有即兴钢琴表演。

          山顶上是我所就读的威林贝尔大学,若是校友的话,黑白公寓是个绝佳的选择。这里交通便利,从这里走路到大学也仅要花三十分钟。如果有需要帮助的,可以来历史系学院找我……另外对于那个奇怪的排行榜,请千万不要在意,我跟那个傻瓜没有半点关系。

            不过,我个人的主观认识是不行的,一切取决于您自身,希望您能先来黑白公寓参观一下再做决定。期待与您在此相遇。希望将来能与白栋的各位好好相处也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我这面瘫。
 
                                                 远藤绯樱/芙洛拉·勒菲弗尔

【刀剑乱舞乙女向企划/黑白公寓】入住篇 膝丸线

*膝丸x女审神者,审神者的名字出现注意

*发展很慢,女主强势、女追男注意避雷

*轻度ooc,全程流水账

*现代paro,背景为架空的北欧城市威林贝尔,以挪威奥斯陆为原型但是并非完全照搬请不要深究

*参与企划 @刀剑乱舞黑白公寓企划号 ,欢迎来玩x

生活中突然多出一个人是怎样的?

远藤绯樱问过母亲两次这个问题,一次是在她儿时与母亲共同坐在花园的秋千上时,好奇地询问父母的相遇场景,母亲漂亮的藤紫色双眼微微眯起,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讲述着她与那名来自东方的男性意外而又浪漫的初遇。还有一次,是在她的小妹妹出生时,她坐在母亲的床边,拿着温热的毛巾一边擦着母亲的额角、一边询问。病床上母亲没有说话,只是略显疲惫地对她微笑。

现在她只能自己问自己这个问题,因为母亲不在她身边,她们母女俩隔着约八个小时的时差,她总不能因为一次无聊的小事打电话过去把母亲从睡梦中叫醒吧。

远藤绯樱自高中毕业来到北欧已有四年之久,她在这边没有熟人,之前一直住着便宜的房子。她老早相中黑白公寓附近的优良环境,想在这住下,然而一直找不到靠谱的合租人,她便把这计划抛在脑后直到她在威林贝尔大学考取了研究生。当薇若妮卡夫人在电话里催她找个好点的住处时她觉得自己不能再拖了,于是拜托黑白公寓的房东Ern帮自己找个合租人。

终于,未来的房东把未来合租人的资料发了过来。远藤绯樱坐在咖啡馆内一边吃着手工曲奇,一边翻着合租人的资料,是个在威林贝尔市内工作的男性律师,和她一样来自日本,因为现在换了律师事务所目前在找新住处。远藤小姐盯着源膝丸的照片看了会儿,喝光杯中的法式咖啡,将资料放进包中开始拨打这位源先生的电话。

当天下午她约他在咖啡馆见面。她点了一杯拿铁抱着《基督山伯爵》,坐在二楼的沙发上等待他的到来。她非常会选位置,这个坐位正好能晒到太阳。

不久,她等的人到了。源膝丸穿着一身黑西装,上衣解开了两个扣子,露出里面的白衬衫,他的头发是薄绿色的,刘海略微遮住右眼。他的发型有些特殊,属于安在别人身上就有种街头小混混那样杀马特的味道,而在他身上却衬得他年轻活力。本人比证件照好看多了,真不知道现在的摄影师都是干什么吃的。绯樱心想,礼节性地挥手招呼膝丸过来。

“下午好,源先生。需要点些什么吗,我请客。”见对方坐在了自己对面,绯樱将菜谱推到膝丸眼前,让他任意选择。她也不怕膝丸会选什么特别贵的食物,毕竟这家咖啡馆的价格相当良心,况且商讨事情只有她一个人在这里吃吃喝喝也会显得有些尴尬。

“就不劳烦小姐破费了,我可以自己买单。”他恭敬地说。绯樱挑眉,她在日本的时候最厌烦的莫过于礼节,相比之下薇若妮卡夫人在法国的时候对她的管教宽松多了。面前这个人比她大了整整四岁,根本就没有必要穿着一套相当正式的西装来赴约。

“远藤小姐,我是不是惹你生气了?”膝丸看绯樱突然把眉头一皱,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绯樱放下书,单手撑着头,另一只手点了点菜单。“那您点吧,我们来谈谈正事。”

“对了顺便一提我并没有生气,我只是平常没什么表情面部有些僵硬,您可别误会。”

貌似是疑惑解开了,膝丸叹了口气。那也是没办法的,他刚从工作岗位上赶回来,没办法换件看上去让人感觉轻松一些的衣服。没想到对方的穿着也是除了黑白就没有其他颜色了,纠正一下,项链是金色的,这没办法让他放松。膝丸一抬头,发现远藤绯樱那藤紫色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仿佛在逼他快点发言打破这个尴尬的局面。

“正如资料里所写,我换的事务所在这附近,想找个环境好一些的房子住。我从Ern那里看到了你正在找合租人,所以想和你商量一下。”膝丸双手交叉握住,放在腿上。“不知道小姐你介意让一名男性担当合租人吗?”

“先生,据说北欧服兵役男女同吃同住,入乡随俗没什么不妥的。”绯樱想了想,补充了一句。“我完全不介意,在一名有见识的律师身边说不定可以学到很多新东西。”

“那太好了,我们去看房子吧!”膝丸这时的语速突然变得欢快起来,他注意到自己失礼的行为后咳嗽了一声。

两人的行李都不多,将行李收到计程车的后备箱后,他们开始坐在车上交换着各自的信息。

“原来你是日法混血啊。”膝丸感叹道,他觉得绯樱确实有些不像东方人的面孔。看她毫无困难地读着那本法语原文的《基督山伯爵》后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观点。

“是的。不过我有些好奇你作为源氏集团的二少爷,为什么要到北欧来当个没名气的律师呢?”她从膝丸那里得知他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自己目前就读的威林贝尔大学,拿过社会科学学院的第二学位。而他却只是一名专门处理民事纷争的没名气律师,好不容易熬出了头他又换了个事务所。

“之前,我来到北欧想在这里干出一番大事业,后来觉得就这样享受着慢节奏的生活也不错。兄长说的没错,平平淡淡地过日子或许比为职场上的竞争焦头烂额好得多。”他微微一笑,露出虎牙,绯樱觉得他这副模样甚是可爱。

不愧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城市之一,这里生活都的幸福气息都能把一个人的野心磨灭掉。绯樱觉得让自己在这儿生活一辈子她都愿意,等以后赚够钱了把全家都接到这里来住。

和房东商讨一番后,绯樱拿了404的钥匙就往楼上走。她喜欢住高楼,况且离楼顶很近她可以在天台养些自己喜欢的花。

房间内部是按正统的北欧风格装修的,以黑白为主要色调,桌椅之类的木制家具小巧而精致,有着北欧家具“极简且原木材料大量运用”的特征。她家以前就是这种风格的,不过并不是以黑白为主要色调。

“太棒了,这就是我长久以来梦寐的北欧风格。”绯樱说罢,横躺在沙发上,将行李放在一旁,眯起眼睛惬意地享受着。当膝丸询问是否需要自己帮她收拾房间的时候她又猛地跳起来,拖着行李箱往房间走。

“你不是要睡觉的吗?”

“享受一下而已,我又不困不需要睡觉。那么晚饭时间见了膝丸先生。”绯樱关上门,从行李箱里抽出一本又一本书往书架上摆,排得相当整齐。她将所有物品都摆放到该放的地方后,将自己写好的时刻表贴在书桌上。大功告成了,她满意地打量着自己的房间,走到了窗口,看着外面的景色。黑白公寓的楼层较低,不能看到很远的地方,不过这对绯樱来说并没有什么大碍。

她回想起自己问的那个愚蠢的问题,以及自己对膝丸的总印象。生活中多出了一个人,会有种怎样的感受呢?她回答自己,今后稍微期待一下吧。